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郊遊

楊楊很久沒有出去旅遊過了,繁重的工作壓力讓他覺得渾身不自在,如今辭職了,正好放自己個大假,說是緩解緩解壓力,其實是獨自去偷傷了。

  報名是在網上報的,同去的都是沒見過的網友一共10來個人,自助到雲南玩。

  雲南楊楊沒去過,聽說那裏的美女挺多的,說不定有個什麼奇戀也沒一定,所以雖然預算做的很高,但是揚揚眉頭也沒皺就答應了。

  到了雲南,就來了三輛吉普車接他們,沒辦法,同去的有兩個款爺,早早就全安排好了,說是吉普之旅了。帳篷什麼的也提前買好,他們這方向原始森林就去了。

  女生們很少有這樣的旅程,所以各個都很興奮,一路上唧唧喳喳講個沒完,男人門聊聊車,聊聊女人,時間也過的快,車子開了5.6個小時後人開始少了,路也變的崎嶇不平,遠處茂密的森林也散發出誘人的色彩。大家都變的亢奮起來。

  路過最後一個店的時候,大家下來補充水、油等必須品,然後一路飛奔,在天完全黑之前進入了森林週邊。

  第一天他們決定就在外圍過夜,可以先熟悉起來。

  男人幫著女人搭起帳篷,然後自己也搭好,5個帳篷在空地上圍了個圈,中間生起一道篝火,大家都很有感覺的樣子。

  不知道誰先說起的,大家開始講鬼故事,弄的女生啊啊直叫,晚上都不敢睡,男生都很有成就感,女人真是好騙啊,為了養足體力,才9點大家就都睡了。

  晚上揚揚做了個夢,做到在老家的父親來找他喝酒,臨走是送給他一根紅絲帶,讓他千萬別丟了,他涵含糊湖的說知道了,又沉沉睡去,直到隊友早上叫他他才起來,對於夢,他一向都不注意的,但是今天他感到有點怪,因為他發現自己手上纏著根紅線,這的確是他的,但是他不記得自己帶出來了。這一點讓他的頭痛了一早上。

  還好疲勞的探索任務讓他很快忘記了這事。但紅線是沒有拿下來過。

  兩天後一行人已經到了森林的中部,車是開不進來了,眾人改成步行,同行的女生們也開始埋怨起來,森林裏濕氣大,又沒吃的,到今天,連儲備的水都快用完了,女人要乾淨,全都說要往回走。

  男人們也不理他們,反正沒有他們帶路,女人是出不出去的。

  第四天的晚上出了件怪事,同行的當地導遊阿漢在探路的過程中突然象發瘋一樣狂叫狂哭,然後暈了過去,眾人全都傻了眼,等他醒來,他卻只說,是感冒了,發發漢會好了快點。但揚揚突然就和自己那天晚上的夢聯繫在了一起,一股不祥的預感就這樣有了,除也除不了。

  到了第六天,大家也都感到情況的嚴重性了,阿漢的精神越來越差,神志也開始恍惚,老是叫著:“別,別。”女生們怕的,到了晚上就開始哭,讓大家都休息不好,於是集體決定往回走。

  回去的路遠比來是更艱難,大家已經相當辛苦了,而且來是的路上做的標記,也被破壞的殘缺不齊,GSP從進了森林就沒發生過作用,所有的受機也都沒有信號。所以指南針和阿漢是眾人的唯一希望。

  阿汗的精神還是呼好忽壞,所以大家每天走不了多少路,到了第十天,水終於喝完了,但是看情形至少要再過3天才走的出去。有人開始要去找水,大部隊第一次分散開來,大家說如果找不到了,就點火把,還有就是不要超過1000米的範圍。

  揚揚和款爺還有一個女生一起去的,一路上沒什麼話說,只是憑著感覺找,有是還拿工具挖挖看地下有沒有水,三個小時後他們終於挖到了點水,雖然有點髒,但是他們還是裝了起來,往回走。

  大家碰頭是,點名,少了一個男生——軍,他是和另一個女生去找水的,女生是奔回來的,說軍被蟲咬了,走不了,大家趕過去的時候,地上只有挖水的鏟子和一點點血跡,軍卻不見了。

  大家開始變的沉默,但是很有默契的,再也不分散活動了。

  到了晚上,眾人都各有心思,稍微吃了點就睡了,女生哭哭啼啼的,但是也沒辦法,數天來的奔波和心理上的陰影讓大家變的好憔悴。

  半夜時候揚揚聽到外面的哭聲很大,他知道一定是女生半夜集體上廁所,但是今天晚上持續很長的時間,越哭越大生,弄的揚揚也睡不著了,索性出去安慰下女生,順便也方便下。走出帳篷,晚上的篝火還沒有全滅,女生是背對著她在哭,只有一個人,而且不是隊員。

  揚揚心裏MY GOD 的一下,心裏已經把所有保佑的話都念了一便,女生回過頭來,還好不是面目可憎的類型,張的還不錯,看到揚揚突然女人不哭了:“你不怕嗎?”

  “怕,很怕”揚揚也只是說著實話。

  “你是老實人,我不害你,但是你卻要小心你身邊的人。”

  “啊?”揚揚神情有點呆。

  “我不好多說,但是記住,絲帶不要拿下來,也不要輕易相信別人的話。人是很壞的,比鬼壞多了。”

  說完,女人就不見了。

  揚揚還沒有恢復過來,想想自己這次大難不死,也許真是這根紅絲帶呢!

  第二天,他並沒有說出來,他怕影響大家的情緒,但是他也變得更小心,他不想成為第二個軍。

  阿漢帶著大家快走出森林了,大家為此很高興,但是停在入口處的吉普車卻只有一輛了,款爺說一定是賊偷的,揚揚心理想的卻不是這樣,9個人坐一輛車是明顯不行的,步行大家卻都不同意,最後決定,阿汗帶著女生先走,當然款爺說他也要先走找援助去。

  留下的四個等這輛車回來,當然只能在原地,上車的人把糧食和水留下。大概一來一回要一天一夜。

  無聊的一天,也過的特別漫長,四個男人開始談過去,工作,卻沒有人談這次的旅行。大家都怕,怕提到自己負擔不了的情況出現。揚揚也覺得人其實很脆弱,他想幫大家,但是他也無可奈何,因為他也怕,怕第一天晚上的夢是真的,那個女人也是真的。

  第二天中午是,另外三個男人開始等不急了,想快點脫離這邊,但車子卻始終未出現。

  絕望,失落的神情很快傳染開來,男人變的頹廢,發瘋似的對著樹亂跑亂撞,想要快點結束這一切。

  就在眾人都絕望是,聽到了引擎的聲音,而且不止一輛,男人們又恢復了精神,先看到的是阿漢,車上所有的人都在,後面跟著的是輛新車,嶄新的,但看起來好象不怎麼結實,隨時都會散的樣子。

  “快,快上來,我們來了!”款爺的聲音有點激動,車上眾人也都很激動,車下的四個人就不提了,朝著車子猛奔過去。

  又傳來引擎的聲音還夾著人的叫聲:“別,別上他的車!!”

  眾人回頭來看原來是失蹤的軍。

  “你你,怎麼在這裏?”四個車下的男人幾乎一口同聲的說。

  “別上他們的車,他們有問題。”

  揚揚感到事情變化的太突然,不經意的看看手上的紅絲帶還在嗎?還好,還在。

  “那個女人有問題,趁我找水的手用鏟子打昏我,還挖了坑埋我,她她有問題,他們全都有問題,別上那車。”軍很激動,指著那天和他一起去找水的女生。

  款爺也不高興了,,“TMD,你憑什麼說她,你還有問題呢,怎麼突然失蹤又突然出現了,還開著我的車,小子!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……”款爺沒說下去,因為身邊的女人拉住他。

  “別磨蹭,想上就上,反正我無所謂。”

  四個男人沒用多少時間去做判斷,大家朝著款爺的車走去。

  “娘的,揚揚,那天晚上那女人和你說的話你全忘記了是發?”軍沖著揚揚喉到。

  “我…………我…………”揚揚猶豫了,他只是個平凡的人,怎麼知道誰說的對,誰說的不對呢?

  “軍,別說了,大家都是好朋友,有什麼誤會出去了再說,大家一起幫你評理。”揚揚所能想到的也只有這句話了。

  然後和眾人上了車,車力馬調頭往回開,癢癢的紅絲線勾住了門板沒來急拉,車一動,斷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幾天後,搜救隊來到森林裏找到了9具屍體,都是被毒蟲咬死的。

  蟲子鑽到人的腦子裏,把整個腦子都蛀空了。

  再進入森林,艘救隊發現另一具屍體,死亡時間比較早,是被鏟子打擊至死的。

  一時間,這成了那快地方的頭條新聞,但隨著時間匆匆過去,人們也淡忘了。有一天又一個成團的旅遊隊來到這裏,森林裏,揚揚也在賊賊的笑,“終於,我們可以投胎去了!”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