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等待末日來臨

這兩天發生的事情讓我墜入一個這輩子最特殊的狀態:所有的活動都停止,所有計畫都被取消,無論是公司還是老闆都見鬼去吧!原本答應妻子周日的出遊看來是不用準備了,因為已經再也沒有下一個周日了。我並非被開除,事實上所有人都和我一樣要面對這一切,我說的“所有人”指的是,全人類。那個真真假假,被人們當作笑談的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了!
    瑪雅人預見的日子,2012年12月22日,分毫不差。而今天,是21號,末日就在明天。其實政府早在五年前就得到確切的結論,直到兩天前日本全島瞬間沉入海底消息才得以傳出。然後新聞消息鋪天蓋地卷來,但很快整個世界就安靜了,因為水電、通訊已經全面崩潰。雖然末日來臨,我並不能死在恐懼中,何況我還有父母,還有我的妻子,他們比我更加恐懼,我一直是他們的支柱,現在愈加是。
    安靜,這座城市從來沒有如此安靜過。或許比起安靜,說死寂更合適。有一半人正湧入內陸,他們認為可以以此拖延那一天的到來,實際上現在就連大海和空中都不再安全。剩下的人,和我們一樣守在城中的一部分人,現在正在像一群野獸一般為食物爭得不可開交。可笑的是,往日的黃金、美玉、鑽石都如同垃圾一樣無人理睬,因為它們不能吃!視金錢如糞土境界竟這樣可悲的達成了。
    “老公……”
    妻子眼中的柔情讓我不忍心與她對視,但我又不想錯過任何一秒端詳她的臉龐。
    “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?”她的聲音有一絲顫抖,就像初見那一刻一樣。
    “當然,在學校,我永遠忘不了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,那時我把自己的儀錶、偽裝、自豪統統丟到一旁,傻傻的盯著你看,你還笑我傻呢。”
    “你本來就傻嗎,還用我說……”說著說著,妻子哽咽了。
    “有我呢,有我呢,天塌下來有我。”我緊緊把她抱在懷裏,現在天真要塌下來,而我就是她的天,只要我沒有倒下就不會讓她受一點點傷害。
    從海邊逃難來的人群帶來消息說海嘯就要來了,於是僅剩的人群開始慌亂,又有一部分人準備背井離鄉。而我們仍不打算離開這裏,畢竟父母在這生活了一輩子,再也離不開這個並不繁華的城市。關上門,我找出應急的蠟燭,全部都點上,恐怕再有一個小時一切都不復存在了。我和妻子把父母從房中請出來,我們打算最後吃一個團圓飯。
    父親從櫃子裏找出一瓶他藏了十幾年的好酒:“兒子,我們今天好好喝幾杯,你忙,好久都沒和我幹上一杯了。”
    我努力不讓自己落下淚來,用力點頭,卻發不出聲音。母親看到我這樣子,拉過我的手,放在她的手中慢慢摩挲起來。平時的她是這麼脆弱,甚至怕事,如今在末日前竟安慰起我來,在她眼裏我永遠是孩子。我還以為是我在支撐著她,沒想到正好相反,使他們支撐我到現在。
    母親和妻子用我找來的木炭和罐頭艱難的煮了幾個小菜,圍著桌子坐下,這就是我家的最後一次團圓飯。餓了兩天,我依舊沒有胃口,同我一樣,沒人動一下筷子。我們就這樣安靜的坐著,看著親人溫馨的目光,等待沒頂之災,但絲毫都不畏懼。大地開始震顫,外面傳來嘈雜的水聲,還有隱隱約約的尖叫、哭泣……
    這時父親低聲說道:“我們去窗邊看看吧,也算是全家一起看海了。”
    我的淚順著臉頰不斷的流下來,全家去看海是原先我們商量好的,由於我的工作原因一拖再拖。妻子走過來擁抱著我,母親為我拭去眼淚,我們手握著手來到窗邊。外面的街道上佈滿雜物,視野裏找不到任何人影,天空灰濛濛的透出些許陽光,西邊遠處房屋的背景不再是以往的藍天白雲,而是一道需要我仰起頭才能看到全貌的滔天巨浪!地面震動的更厲害了,窗子跟著抖動,玻璃幾乎要碎了。很快遠處的建築一排接一排的淹沒在波峰裏,這時妻子說了一句“好美啊……”緊接著就是一片黑暗——
    突然!燈火通明,我聽到一個悠揚的聲音:“歡迎參與本次最新科技、全感官互動電影體驗,期待您的下次光臨。”
    其實這是一項全新的技術,能讓觀眾進入到電影的世界中去,親身扮演角色,滿足視覺、聽覺、嗅覺、觸覺等多種感官。今天正值2012年12月21日,觀看這部電影再適合不過了。
    和妻子、父母一起走出這座試運行的電影院時我連呼過癮,而父母還沒從電影中的情景中完全走出來。細心的妻子指出電影中她絲毫沒有饑餓的感覺,說是這部電影唯一的缺憾。這確實是一部不錯的片子——《等待末日來臨》,我回頭看了看身後電影院的正門,暗暗決定無論多忙也一定要抽出時間多陪陪家人。
返回列表